NEW

【小說精讀】汗青:富貴

【小說精讀】汗青:富貴

富貴 汗青 富貴靠撿破爛為生,天天走著在附近村莊轉悠,三十幾年除下雨下雪外,幾乎沒有停止過.日子久了十里八鄉沒有不認識他的. 富貴兄弟兩人,又是老大,單聽名字便知道父母寄于他厚望,希望他大富大貴,如意吉祥.但是他卻是頭腦不健全的人. 富貴長得還算周正,寬

NEW

【小說精讀】張玉庭:趣說小鬼

【小說精讀】張玉庭:趣說小鬼

趣說小鬼 張玉庭 凡是寫到鬼的故事,故事中的鬼往往是反面形象。 有個故事就曾這樣寫道,某介公是個勇敢的人,有一次,他投宿一家旅店時,店老板對他說:西廂房你最好不要住,那里鬧鬼。某介公回答:不!我非要住住看個究竟!說著就住下了。到了夜深人靜時,

NEW

【小說精讀】汗青:淪落

【小說精讀】汗青:淪落

淪落 汗青 想到肖生這個人,真的很難下筆,他的故事太多,幾乎可以寫一本書. 至于肖生是個什么樣的人,只有從故事中慢慢品味. 我要寫的第一件事,首先是他接班時的糾紛.說到接班,就要提到肖生的父親. 肖生的父親是五八年大招工人而進的廠,后來轉成了國家的正式工

NEW

【小說精讀】祤歌:短篇恐怖小說

【小說精讀】祤歌:短篇恐怖小說

松林夜遇(此故事半真半假,夜游為真,夜遇為假) 文/ 祤歌 這件事發生在我十一歲的時候?,那是一個涼風習習的下午五六點時分,我和堂兄妹他們去壓馬路(飯后走一走),說說笑笑地就走到了離我家不是很遠的一片松樹林,馬路兩邊都是高大的松樹,我本來就是個矮個

NEW

“硬殼蟲”和孩子(小小說)

“硬殼蟲”和孩子(小小說)

硬殼蟲和孩子(小小說) 張玉庭 如果在西方,斜靠著站牌并朝天吐著煙圈兒的他們倆是準會被人叫做硬殼蟲或者嬉皮士的,瞧他們那憤世嫉俗的樣子吧!一邊不停地抖著腿,一邊朝天吐著成串的煙圈,他們的頭油光可鑒,他們的小胡子油光可鑒,打著旋的大顰角也油光

NEW

【小說精讀】張偉棠:美女經紀

【小說精讀】張偉棠:美女經紀

美女經紀 文/張偉棠 一 一白遮三丑。 像陳丹這樣的女人不知道是否算漂亮,但她長得白,能看見的皮膚全都是白里透紅,白璧無瑕。 生長在南方沿海城市的姑娘極少有像陳丹這么白凈的。加上她個子高挑,不少人都以為她是東北妹子。 有請最具魅力經紀人金牌得主陳

NEW

【小說精讀】張偉棠:飯局(小說)

【小說精讀】張偉棠:飯局(小說)

飯局(小說) 文/張偉棠 一 大年初一早上,陽光普照,氣候宜人,明顯感覺到春天的腳步已經踏近。 然而,天空灰蒙蒙的,硬是讓人覺得美中不足,好像哪里出了問題、誰在犯了錯誤?看不到白云在藍色的天際漫游,遠處的山嶺蒙蒙朧朧的,樓宇若隱若現,真讓人捉摸不

NEW

養兒防老

養兒防老

養兒防老 文/宋玉梅 再有幾年梁老師就該退休了,他經常跟同事們炫耀著說,等他退休了帶著老伴去上海的大兒子家養老,大兒子在上海自己開公司,混的相當不錯。 每每說起自己的兩個兒子,梁老師一臉自豪。兩個兒子都是響當當的名牌大學生。比較起來,大兒子更

NEW

【小說精讀】蘇湘紅:一泓寒水

【小說精讀】蘇湘紅:一泓寒水

一泓寒水 A 報社沒了,我的生活也一切都改變了。 我原來是在一家縣報里做個普普通通編輯的,上級忽然一紙通知,縣級不再辦報,人員分流。后來上級又一頁文件,關于撤銷報的決定,下面是一顆印章,鮮紅得像早早涂了口紅的嘴唇。早早是我的老婆,早些年是不涂

NEW

【小說精讀】樊永梅:守望

【小說精讀】樊永梅:守望

【小說精讀】樊永梅:守望 守 望 文/樊永梅 1 今天她總該回來了吧。一大早,和兒子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咣的一聲撞開屋門,高聲大嗓門的問,年貨還差啥?餃子餡要沒剁,我來弄就好了。油餅、麻花、馓子我都買來了,還有些水果、煙酒。洗手,系上圍裙,屋里屋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