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說: 雪夜命案

2020年07月05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小說: 雪夜命案 作者/劉玉偉 近日,第二故鄉的好朋友崔三義來電話說,那里下雪了,而且下得還很大。這讓我又想起了四十多年前,我也是在這個時候,因公出差回到第二故鄉。那一天雪也下得很大,而且在河灘的澇池那兒,還發生了一起命案。 說起這一起命案,不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說

雪夜命案

作者/劉玉偉

近日,第二故鄉的好朋友崔三義來電話說,那里下雪了,而且下得還很大。這讓我又想起了四十多年前,我也是在這個時候,因公出差回到第二故鄉。那一天雪也下得很大,而且在河灘的澇池那兒,還發生了一起命案。

說起這一起命案,不得不說說命案的主角崔二寶。五十年前,我在那里插隊時,他才十六七歲。他從小腦子就有病,村里的人都叫他傻二寶。他一米七的個頭,長相一般,但身體卻很結實。夏天他赤裸著上身時,那肌肉塊也很明顯。

崔二寶的家當年在村子里算是比較好的,他上面有一個已經出嫁的姐姐,家里就他這么一個寶貝,爸媽都寵他愛他。因此,他雖然說腦子不好使,但身體發育的很好。有一天正在地里干活時,他突然沖著他爸說:爸,球咬,球咬!原來是他的那個東西又硬了起來,就從褲子里掏出來,一邊用手動,一邊朝他爸爸喊叫起來。

那一天在地里干活的都是男人,崔二寶的爸爸上前就給了他幾巴掌,然后就把他拉到一邊去了。我也聽崔三義他們說起過,他有時硬起來后,也會當著眾人的面自慰。他有一次和幾個小伙子在山上干活,正遇到隊里的羊群過來。放羊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他故意逗崔二寶說:你敢不敢日羊?他只是傻笑,有兩個調皮的小伙子上去脫光了他的褲子,放羊的把羊尾巴掀起來。他還真的就撲了上去,羊被嚇得逃的遠遠的,他就爬在地上大動起來。

我聽村里的人說,崔二寶的爸媽是近親結婚。他姐姐比他聰明,長得也漂亮。他剛出生時也和一般孩子們一樣,只是說話晚了一點。但是,他越長越傻,不僅說話不清,而且不識數,不知道羞恥。他不管人多人少,經常用手玩弄他那東西。他有時還會在地里去追一些大姑娘小媳婦,隊里也怕出亂子,盡量安排他和男人們在一起干活。

那些年,在當地還興定娃娃親,崔三義和其他十六七歲的小伙子,大部分在七八歲時就定了娃娃親。崔三義告訴我說,定娃娃親主要是財禮少。但是一年四季逢年過節,男方家都要給女方家送很多禮品過去。

崔二寶家里有錢,聽村里的人講,他們家光銀元就有幾十個。我下鄉的這個村子離縣城比較近,河灘地不論種小麥還是高粱,年年的收成也都很好。再加上菜園子里的副業收入,每一天勞動工分的價值也在三四角錢。因此,崔二寶也早早地就定了娃娃親。

崔二寶的媳婦家姓王,住在離縣城四五十公里遠的塬上。因為缺水又沒有副業收入,村里一天的勞動工分價值還不到八分錢。那時陜西最便宜的羊群牌香煙是九分錢一盒,老陜們都喜歡抽得寶成牌香煙,是一角九分錢一盒。老王家有五個女兒一個兒子,人口多勞力少,一年掙得工分連口糧都拿不回來,更別說分錢了。當媒人把崔二寶說給他們家的三女兒王三花時,他們也知道崔二寶有點傻,但還是很高興地就答應了這門娃娃親。

王三花十二三歲時,就是方圓幾十公里出了名的小美女。鄰村來他們家提親的人也不少,一聽說王三花早已許給了崔二寶。知道二寶情況的人都說,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那一年年底知識青年來到他們村上時,王三花已是個十六七歲的大姑娘了。男知青崔小鵬十八九歲,是一個身材高大結實,長相英俊的帥小伙子。他被隊里分在了王三花家吃飯,他很勤快也很能干,經常幫三花家挑水劈柴。三花雖說只上了三年小學,但她喜歡看書學習,走到哪里只要是見到了書本,都會愛不釋手地看個沒完。

王三花見崔小鵬書包里總有一本書,就說:小鵬哥,你看得是啥書?小鵬微笑著說:是《青春之歌》,這書現在不讓看。等我看完了也給你看看,這書寫得真好!王三花笑著點點頭,她也是從這一天起,就悄悄地喜歡上崔小鵬了,三花的媽媽也看出來三花喜歡小鵬,有事沒事總愛往知青那兒跑。

崔二寶出事前兩年的冬天,王三花的媽媽又一次來到二寶家,想把三花和二寶婚事給定下來。她早上出門時,天就陰沉沉的。那時候的交通很不方便,從他們家到二寶家要走五六個小時。她下午到二寶家里時,雪已經下得更大了。

崔二寶的爸爸是隊里的飼養員,晚上基本上都是住在飼養室的窯洞里。吃過晚飯,他叫二寶跟他去飼養室睡。二寶說:那里黑,怕,冷,不去!不去!二寶的媽媽也說:他從來都不敢進窯洞,他姨也不是外人,就讓他在家里睡吧。

我下鄉來到村里后就知道,因為村里太窮,大部分人家都住得是窯洞。只有飼養室后面的半坡上,有幾戶人家住的是房子。二寶家的院子在小隊庫房的旁邊,門口不遠處是隊里的打麥場,他們家的房子也是隊里最好的。

我后來還知道,村里的大人小孩,不論男女晚上睡覺都不穿衣服。冬天有的人家只有一條棉褲,誰出門誰穿。大多數人家土炕上都沒有竹席,多年下來光身子把炕面磨得是油黑發亮。二寶家富有,炕上不僅有竹席 ,冬天還會鋪上羊毛氈來取暖。

崔二寶那一天晚上,開始是睡在他媽的邊上。他睡到半夜就睡在王三花媽媽的旁邊了,他先是摸三花媽的奶頭 ,接著又把硬邦邦的東西頂在了三花媽的屁股上。

王三花的媽媽被嚇醒了,坐起來就給了崔二寶幾個耳光。二寶媽趕緊拉住她說:他姨別生氣了 ,只要咱娃知道這事,以后也能給咱姐妹倆生個一男半女,以后我們也能閉眼了。三花媽再也不敢光身子睡了,她穿好棉衣棉褲,在炕上一直坐到天亮,吃完早飯就急匆匆地回去了。

崔二寶和王三花的婚事在村里也辦得是風風火火,光席面就擺了三四十桌。村里十幾個還沒有媳婦的光棍,邊看邊流口水說:這么漂亮的女人給了傻二寶真是太可惜了。

我聽崔三義講,送親的隊伍里還有崔小鵬。王三花早認他做了干哥,他一直看著三花,臉上雖然說滿是微笑,眼里早已噙滿了淚水。

崔二寶出事的前一年的秋天,王三花懷孕了。我來這里出差時,在進村的路上還碰到過她。我當時就聽崔三義說,村里有的人說那孩子不是二寶的,也有人說就是二寶的。他們聽二寶媽說,他倆結婚的第二天早上,炕上新鋪的單子上留有好大一片血跡。也有人說,那是三花把二寶的那個東西抓破了以后留下的。

王三花和崔二寶結婚后的第三天就回了娘家,二寶雖說也一起回去,第二天二寶一個人回來后,三花在娘家一住就是半個多月。三花又回到村里后,那一天晚上才讓二寶真正嘗到了女人的味道。第二天有人故意問二寶,玩女人美不美?二寶傻笑著連連點頭說:美,美,美!二寶從那以后天天晚上都要做那事,三花嘴上不說,委屈的淚水只能一個人往肚子里咽。

崔三義還告訴我,崔二寶出事的那一天下午,王三花去河灘的澇池旁洗衣服。晚上二寶在三義家串門玩,三義對他說:這都快十點了,你快回去吧,要不然你媳婦又要罵你了。二寶剛一進門,三花就說把一件衣服丟在了澇池那兒,打著罵著非要二寶連夜去那里給她找衣服。夜里十一點多,二寶媽在門外問三花:二寶回來了沒有?三花淡淡地說:誰知道他又野到哪兒去了,你要想等你等,我早睡下了。

第二天清晨,崔二寶的媽媽見院門還開著,又在窗外問三花:二寶昨晚沒回來啊?三花還是淡淡地回答:沒回來,不知道他又在哪兒睡了。二寶媽感到事情不好,就朝河灘走去。

崔三義等人一大早起來就去河里挑水,發現澇池里飄著一個人。他們用扁擔鉤拉過來一看是崔二寶,就趕緊回村里給隊長反映。他們碰見二寶媽后,怕她年齡大會一時接受不了,三義就說:你們家二寶昨晚怕回去晚了被媳婦罵,就去飼養室睡了。你去那里找找!

小隊和大隊的領導連忙找人把二寶的尸體打撈上來,還在旁邊臨時搭了個靈棚。第二天正要派人去縣公安局報案時,崔二寶的媽媽哭著說:我求求你們,別去報案了!是我們家二寶幫他媳婦找衣服時,不小心掉下去的。

昨天晚上,王三花跪下來求崔二寶的爸媽,說:二寶已經死了,死了就不能再活。我肚子里懷著你們的孫子,你們要是去報案,公安局把我抓走了,你們也就沒有孫子了。二寶媽也哭著說:我們可以不去報案,你要答應我們把孩子生下來后,等孩子兩歲以后你想嫁人我們也不攔你,但孩子要給我們老兩口留下來!

那一年的春天,崔小鵬招工到了咸陽,在國棉一廠當工人。他一直不談女朋友,三花生的兒子崔小寶十多歲時,崔二寶的爸媽先后去世了。崔小鵬來村里接走了三花和小寶,他們后來還生了一個女兒崔小花。崔三義前幾年在咸陽還見過崔小寶,他快四十了,長的和崔小鵬是一模一樣。王三花已經去世多年,崔小鵬也是臥病在床。崔小寶從他口中已經知道,他就是小鵬的親生兒子。他還告訴小寶,性欲旺盛的崔二寶,只要是他想做那事,不論白天黑夜,也不管有人沒人。就是三花有孕在身,他也是照樣如此。那一天下午,三花去河灘洗衣服,小鵬也在那里。二寶晚上在澇池旁找衣服時,蒙著面的小鵬趁二寶不備,一把就把二寶推了下去。

崔小寶講完這件事后,流著眼淚說:三義叔,我是在二寶爸家里長大的,爺爺奶奶給了我太多太多的愛。我每年都會回去給他們上墳燒紙,我也不怪我爸我媽,只能怪那個年代,貧窮和愚眛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