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市長的狗(微小說)3

2020年07月08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市 長 的 狗3-1 作者 | 彭定友 星期二早上剛上班,文化局的晏剛局長就接到唐市長的電話,要他去市郊的虎嘯山莊,有事面談! 晏剛是唐市長一手提撥起來的青年干部,早年在鄉下是個鄉村教師,唐市長那時候還是龍祥鎮的書記,為了樹典型,就把頗具才能的晏剛調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市 長 的 狗3-1

作者 | 彭定友

星期二早上剛上班,文化局的晏剛局長就接到唐市長的電話,要他去市郊的虎嘯山莊,有事面談!

晏剛是唐市長一手提撥起來的青年干部,早年在鄉下是個鄉村教師,唐市長那時候還是龍祥鎮的書記,為了樹典型,就把頗具才能的晏剛調到鎮里做文化干事。

對于晏剛,唐市長對他有知遇知恩,所以對唐市長安排的一切工作,都會不折不扣的執行和完成。也就是這樣,唐市長視晏剛為自己的心腹,只要自己官升一級,晏剛的官也升一級,那怕自己上升半級,也決對不會讓晏剛丟下半級!

虎嘯山莊晏剛是常客,一星期一趟往唐市長家里跑,也就是說,晏剛就是唐市長家的管家,別墅當初的裝修,從設計到選料,那都是晏剛親力親為一手操持下來的,哪棵樹該修剪了,哪盆花該澆水了,沒有晏剛的安排,保姆也不敢自做主張!

晏剛輕手輕腳的走進會客廳,看見市長半躺在沙發上,顯得比較疲倦,看見晏剛進來,市長稍抬一下身體,示意晏剛坐下。

多少年了,市長習慣了講話前總要清清嗓子,無論在家在外,只要是市長清嗓子的時候,再嘈雜的場面立刻就得啞雀無聲!今天也不例外,市長努力的清了兩遍噪子,以示下面的話語是比較重要的!

晏剛當然明白,二十來年了,對于這種聲音的權威,還有對于這種聲音的輕重緩急,晏剛是非常熟悉的,起初晏剛對這種清清嗓子的聲音,有一種親切和溫暖,不管工作中遇到什么難題,只要有市長沉思片刻,然后清清噪子,然后就是一陣語重心長的開導和教育,和風化雨,再大的難就迎刃而解,再后來,這種聲音變得神秘了,威嚴了,一種無形的敬畏常常讓晏剛不寒而栗!

小晏啊!市長終于開口講話了。今天找你有點私人之間的事

市長!您講!我一定照您的指示辦。

沒有大事,就是小芳的事,夢麗進去了,沒人照管!

小芳就是一條狗,是市長的情人姚夢麗從西雙版納揀回來的。

姚夢麗是銀行行長,很有姿色,同晏剛一樣,從一個鄉村的信貸員,唐市長一手把她提撥成了銀行行長!去年姚夢麗生了一場病,說起來也不是什么大病,手朮后去外地療養,回來就帶了一條狗!

這條狗唐市長看見就覺得親切,見了唐市長不停的擺尾巴,市長親自檢查了一下狗的性別,然后若有所悟的,象指點江山,一支手叉腰,一支手用一個指頭一點,嗯,對,就叫小芳。農村來的嘛,想想那時候在農村,多少姑娘不都是叫小芳嘛,哈哈!哈哈!

什么農村來的,姚夢麗有點不高興,甚至于好象很不高興,從今往后,任何人都不能把小芳當作農村來的,我告訴你們,都給我聽好了,這條狗就是英格蘭公主,誰要對它不好,就是沒把我姚夢麗當朋友!

第二天,姚夢麗就請來了美容師,寵物師

小芳是按西洋狗,或者說按西洋老外的標準造型的,焗得是棕色油,卷的是大波浪毛發,狗衣狗糧都是進口的!

姚夢麗前幾天被檢察院帶走了,臨走前給保姆留下話,小芳這條狗通人情,見了警察不停的咬,姚夢麗上了警車,小芳就追著警車!姚夢麗說,找個可靠的人,把小芳養好!

市長講到這,聲音有點哽咽,晏剛急忙遞給市長幾張手紙,安慰市長:

市長,你放心,小芳我帶去,好好照顧,讓它一定象一個公主一樣活著。

市長又清了清嗓子,空氣立刻就象凝固了一樣,這時,晏剛明白,市長還有指示!

片刻,市長提高了聲調,聲色也比較嚴肅:

小晏哪,這狗不讓你白養,明天給你打一百萬!

沒等晏剛回絕,市長聲色凄涼的說,行啦!別推辭了,這錢都是一張紙,說不定那天我也進去了,留條狗在外面有點念想!

晏剛把小芳帶回家,妻子高興壞了,好象家里添了新成員,火腿腸,灌頭都拿出來,小芳望也不望,一副高貴的姿態,妻子是急性子,鄉下結發來的,又沒文化,一看好心沒好報,就來氣了:死妮子,老娘還不伺候呢!

姚夢麗的狗,英格蘭公主。晏剛告訴妻子說!

妻子挺驚訝:姚夢麗的狗!

妻子立刻抱起小芳,又是親,又是哄,就象這條狗是姚夢麗似的!

老晏啦,我咋看這條狗就是土狗妻子一邊哄狗,一邊叨叨!

吁!晏剛用一根指頭封著自己的嘴巴,示意妻子小聲點!以后對孩子們講,市長寄養的,英格蘭公主!不許亂說!

妻子被晏剛的話給鎮住了,雖然自己毛毛燥燥,對于當官的丈夫那是絕對的服從!

這天晚上小芳沒有吃,也沒有喝水,不時嗚咽幾聲,象哭泣,又象悲鳴!

這天晚上晏剛和妻子都沒有睡覺,小芳的悲鳴讓他們想起姚夢麗,又想起市長,又想起在農村那個時候的金色年華!那個時候全村就自己一個老師,一個人帶一大群孩子。那一天,孩子們聽說老師要走了,許多孩子偎在他懷里哭了

那一天,爹杠著行李,眼睛冷冷盯著他,用一生沒有過的沉重的語氣:剛子,你給記住,當官了,就要清清白白,第一,當再大的官,就不許貪!第二,對你的老婆,不能做陳世美!這兩條你要做不好,你就不能進祖墳,你要做不好,在鄉親們眼里,你就是一條狗,不要做我晏家的孬種!

爹已經死了六個年頭了,每逢爹的生日忌日,或者逢年過節,晏剛都要給爹盛一碗飯,倒一杯酒,默默的放在哪里,總是在那些紀念的日子,爹那雙冷峻的眼睛總是在他眼前一次又一次的浮現。

妻子也沒有睡著,翻來覆去又長吁短嘆,冷不叮的絮叨一句:哎,老晏,你說小芳這條狗,不中了你們那首什么詩,本是王候2堂前燕,飛到我們百姓家!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